會員中心
用戶名
密  碼
 
站內搜索
搜索內容
搜索類別
 
友情鏈接
中國郵政
北京市工商局
中國郵政速遞物流
谷歌
清華大學
 
日志檢索
 
當前位置:HOME > 新聞動態
國內平信郵寄丟失率達33% 監管存空白郵局無責
    2012年04月11日 10:21:39  來源: 央視《新聞1+1》
打印轉發 字號:

  2012年4月10日央視《新聞1+1》播出《平信不“平”,平信不“信”!》,以下是節目實錄:

  《新聞1+1》2012年4月10日——平信不“平”,平信不“信”!

  (節目導視)

  解說:

  100封普通信件投遞出去,67封送達目的地,33封卻沒了下落,平信為何郵寄的并不平安。

  記者:

  我3月12日給你寄的信你收到了嗎?

  張女士(收信人):

  沒收著。

  記者:

  你確定你的地址沒寫錯嗎?

  張女士:

  沒錯,我以前寫的都是這個地址。

  是迷失在投遞途中還是沉落在收發室里?是個人責任的問題還是法律責任的問題?

  焦錚:

  它全程是沒有記錄的,丟失與沒有丟失,它不好掌控。

  解說:

  郵件、短信、微信、即時通訊工具,私人通信比例下降到不足10%,種類繁多的替代卻依然有著不變的期待。

  《新聞1+1》今日關注平信不“平”!

  (播放短片)

  市民:

  現在就寄明信片,不寄信了。

  一般不寄信,都是發短信或者是打電話。

  不寄了。

  不多了,現在這種情況。

  記者:

  你呢?

  市民:

  我也沒有寄了。

  主持人(白巖松):

  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

  剛才一個短短的片頭,可能一下讓你有了一種懷舊的感覺,有人說現代人是言而無信,不是罵現代人,而是說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主要是通過語言、電話、微信等等,真正貼上郵票寄的信就沒了。

  現在時代的發展的確要告別很多事情,僅僅用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來說,像手搖電話,我們很少見過;電報,我們這代人經歷過,年輕人不知道了;BB機沒了,說下一個將要消失的就是貼上郵票寄的信。但是一個奇怪的現象是,雖然它的總量在下降,但是平信的量還不是很少。問題是它未曾消失,卻經常丟失。我們的記者做了這樣一個調查。

  (播放短片)

  解說:

  鍵入“憑信丟失”,在網絡上有228000個搜索結果;鍵入“寄信丟失”相關結果約406000個;再用“寄的信丟了”搜索,能找到約6030000個條目。平信丟失似乎并非個別現象。

  為驗證丟信情況,記者做了一個調查,投遞100封平信到有熟人的全國33個省區的市縣及8個國外城市,并通過與收信人聯系,來察看信件最終寄達情況。

  這些信件從地理范圍上大致分為四類:A類為國內直轄市、省會城市;B類為省級以下城市;C類為鄉村鎮地區;D類為國外部分城市。記者分別在3月1日、2日和3月12日投遞到郵筒中。按照國家信件全程時限的規定,直轄市、省會城市間3至6天,不超過6天送達比例不應低于95%;省際地級以上城市間5至9天,不超過9天送達比例不應低于95%;省際其他地區之間8至15,不超過15天送達比例不應低于95%。

  在之后的等信寄達的過程中,每收到一封信記者都按照日期進行登記,截止到4月7日晚上,無論是第一還是第二批平信,都大大超過了郵政對信件時限的規定時期,而抵達結果更難讓人滿意。A類共寄發34封,收到28封,未收到6封,收到率為82.3%;B類共寄發25封,收到13封,未收到12封,收到率為52%;C類共寄發33封,收到22封,未收到11封,收到率為66.7%;D類共寄發8封,收到4封,未收到4封,收到率為50%,總受到率為67%。發出的這100封平信無論是準時到達率還是總數到達率均未達標,更有整整33封信沒有下落。在這丟失的33封信中,記者選擇了一封寄往北京平谷去的信件做了追蹤。這封信3月12日寄出,雖然距離并不長,但20多天后,收信人仍未收到信件。

  記者:

  我3月12日給你寄的信,你收到了嗎?

  張女士:

  沒收著。

  記者:

  你確定你(給我的)地址沒寫錯嗎?

  張女士:

  沒錯,我以前(收寄)寫的都這個地址。

  解說:

  按照信件分檢過程,這封信的投遞路線是,從海淀區柳林館路一處郵筒到會城門郵局,然后到市中心分檢局,再到評估投遞部,記者撥通了中國郵政總公司的客服電話11185進行查詢。

  中國郵政總公司客服:

  您的信在北京市內寄郊區的話大概3天左右時間就能到。

  主持人:

  當然這只是記者在采訪中進行的一個調查,只具有調查樣本的意義,不代表是一種普泛的現象。姑且用記者的調查來說,30%多的丟失率。看看我們做的另一個小調查,郵寄平信更多的是什么?52.6%的人是親朋間溝通書信,另外是商務函件。這個時候會有一些擔心,如果有的是男女在表達愛意的時候,他(她)覺得用其他的方式都不正規,就要寫信,可是如果丟了,會不會影響別人的幸福呢?當然這只是一個浪漫的想法,但是也會有一種擔心,到底是什么樣的情況造成這種局面的出現。

  接下來連線采訪的記者莊園。莊園,你好。

  莊園(本臺記者):

  你好。

  主持人:

  在采訪當中,你了解到有很多信丟失,主要原因會有哪幾個構成?

  莊園:

  一,地址可能沒有寫清楚,因為我們有一封信就是這樣的,只寫了開發區,因為他以前的信都是能夠收到的,后來在跟11185通話過程中,我突然意識到地址沒有寫到具體的門牌號碼,我們跟他核實過,以前他所有的信都能收到,因為他寄的都是快遞,快遞是有電話可查的,這是一方面,很多人忽視了具體的地址。

  二,收發室。很多的信不是寄到具體的人手里,這樣信寄到收發室、居委會或者是物業,這樣如果遇到不靠譜的管理,信就不可能到收信人手里,可能在這樣的地方壓很長時間。

  三,郵遞人員業務素質的問題。現在郵遞人員業務量越來越大,員工也在不斷增加,這樣有的時候培訓會有跟不上的情況,在采訪中我們了解到。

  主持人:

  正好這個問題要問你,現在據你了解,比如僅僅以北京為例,現在投遞員人員構成,包括素質方面你們進行的相關調查是什么樣的?

  莊園:

  有些是在社會上招收的,按道理來講他應該經過嚴格的培訓,但是越是在邊遠地區,經過我們跟郵政部門有關負責人了解過,越是在邊遠地區,可能在培訓這方面就做得不會很到位,確實有這方面的情況在這里面。

  主持人:

  他們的收入高嗎?他們的收入是否跟送達的準確率掛靠?

  莊園:

  收入并不高,但是郵政所政企分開以后,郵電所、郵政局都有創收的任務,所以他們自己還要想辦法生存,想辦法掙錢,我覺得如果有這種含義在里面,有的時候就很難保證他的這種投入產出。

  主持人:

  可能更愿意去賣火車票、賣飛機票?

  莊園:

  對,因為有效益要掛鉤,他的精力是有限的。

  主持人:

  非常莊園給我們帶來的報道調查以及剛才的這段解析,謝謝莊園。

  其實記者也曾經告訴過我們,現在比如在北京,投遞員一個月的收入可能就2000塊錢,100封都送到了自己的工資也不會多多少,另外有相當多的精力可能去忙于創收,這恐怕也是很多平信不能到位的一個重要因素。當然這都只是一個不完全歸納,接下來要繼續關注信怎么這么容易丟呢?丟了就沒人管嗎?

  解說:

  100封平信投向全國33個城區的市縣和8個國外城市,67封送達目的地,33封沒了蹤影,信件丟失率超過1/3,這么高的比例恐怕讓每個寄信人聽來都會覺得吃驚和擔心。那么一封信要經過怎樣的路線才能完成中轉,到達終點呢?

  以北京為例,信投進郵箱后,負責該遞片的郵政支局開筒員會按時開筒取信,把全部的信件都收齊放到支局后臺,用專門的郵袋和信盒打包運送到北京總公司的分檢中心,在分檢中心經過分檢后寄往本埠的直接發往各支局,寄往外埠的信發往外埠,最后再由支局的投遞員完成最后一公里的投遞。

  據了解,通常情況下,信件只要地址和郵政編碼沒有錯,大多數的丟失往往就出現在這最后一公里上。在北京一所大學的收發室里每天都會收到幾百封信件,而每個月無人認領的信件就高達50封左右。為此學校里每周都會有一些志愿者專門過來整理無人領取的信件,如果超過一個月無人認領就會被貼上退信通知退回原址。然而,如此負責任的信件收發管理不是所有地方都能做到。在沒有收發室的地方,比如農村中常會存放信件的村委會、一些城市小區存放信件的居委會或者是物業丟失的概率往往就會更高一些。而除了可能存在的不負責的管理外,由于平信不是給據郵件,不用交到收件人手里,因此郵遞員的職業素養和責任心也格外引人關注。

  今天,當我們關注是什么原因導致了平信的丟失時,卻也發現,丟了之后想要找回來實屬不易。

  中國郵政總公司客服:

  您寄的是平信還是掛號信?

  記者:

  平信。

  中國郵政總公司客服:

  那抱歉,平信是沒有辦法查詢到的,因為這個平信無法查詢而且無法賠償的。

  解說:

  無法查詢也不能賠償,根據我國《郵政法》的規定,郵政企業對平常郵件的損失不承擔賠償責任。其實在國際上,《萬國郵政公約》專門也有相關的規定,各國郵政只對掛號函件的遺失承擔責任。

  一封20克的平信本埠寄出只需0.8元,外部1.2元,相比較3-4元的掛號信以及16-22元的EMS特快專遞,平信是目前資費最便宜的郵遞信件,而現在看來最廉價的平信也是最沒有安全保障的信件。

  主持人:

  當貼上郵票把信寄出去的時候,其實不管多少是在購買一種服務,但是如果它真丟了的時候得到的反饋說不賠償,而且也不追究責任,這個時候你心里一下子沒底了,在目前這個時代下,如果什么事都靠職業道德來維系就很不靠譜。究竟這種免責包括不賠償靠譜不靠譜據說還是國際慣例,但是我們聽聽律師怎么說?

  邱寶昌(中國消費者協會律師團團長):

  實際上從《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規定,作為一個寄件人也是一種合同關系,沒有給它安全準點送達到目的地,實際上是一種違約。而違約又不承擔違約責任,從《合同法》角度來講是不公平的,法規的設置應該要公平和合理,既要保護行業的利益,也要保護行業的健康發展,更要考慮到社會公共的利益,而不能一概免責,有的是責任心的問題。在什么情況下免責,而不能一概免責,對那些不負責任的人員是一種縱容,我認為應該要開門立法,要征求郵政企業的意見,更要尊重、征求消費者的意見以及相關部門的意見,一定要讓消費者在制定法律法規當中有參與權。

  主持人:

  但是它又是一個國際慣例,只能說它合法但是不合理,于是又要回到職業道德方面來做文章,包括加一些監督等等。其實現在就有這樣一些監督員,比如說天津就有一位,他還真做了一個試驗,往另外兩個城市郵了三封信,其中往北京郵了兩封,但是北京有一封沒收著,聽聽這位監督員怎么說?

  黃繼誠(天津市郵政特邀監督員):

  郵政的投遞員現在有兩種情況:一,他是郵政的正式工作人員;二,是他們臨時聘用的社區投遞員,這兩種情況都有。

  平信投遞,按照老百姓的土話說“這就是良心活”,這里面有設備設施上的事,條件上的事,可能有時候也有投遞員的事,一般發都沒多大問題,從郵政所蓋完章然后發出去的,路上一般沒多大問題,不可能誠心去丟失,就是到了地方以后,現在各個小區有沒有建信報箱,信報箱壞沒壞、修沒修,這又不光是郵政部門自己的事,跟物業、管理都有關系。再就是郵遞員投的責任心強不強,信報箱不好的他會不會想其他辦法投遞給本人,現在老百姓都覺得這是一個良心賬。

  主持人:

  一旦是良心活,這事就不好說,首先得把自己的事做好,比如說寫信的時候把地址寫詳細了,另外,家里應該有一個收件的郵件箱等等,把我們自己的工作做好。但是人家良心活的時候光靠良心恐怕還不行,要跟人家講理,人家也會說你怕丟別寄平信,寄掛號、快遞,但是有這么一位郵遞員曾經感動過中國,他一定不會這么說話。來,讓他再感動我們一次。

  解說:

  曾經四川涼山州木里藏族自治縣29個鄉鎮28個不通公路、不通電話,每平方公里地面平均只有9個人,馬班郵路是當地人與外界保持聯系的唯一途徑。

  王順友,行走在馬班郵路上的郵遞員,360公里的公路往返一趟他需要走14天,漫長而艱險。

  王順友(郵遞員):

  從1985年開始,我父親老了,走不動了,他把他手中的馬韁繩交給了我,一走就是二十年。

  解說:

  過雅礱江河谷綁在身上的繩子突然斷掉,王順友掉到江畔上,郵包墜入江中,不會水的他跳入齊胸深的江中打撈郵包。

  王順友:

  我說過一句話,我包里的東西比我的生命都貴重,我們要做到這一點,才是真正的郵遞員。

  解說:

  王順友,一次往返馬班郵路的14天中,至少有6個夜晚需要獨立在山上過夜。

  王順友:

  這個郵路就是孤獨和寂寞,這個太難受了,走路我不怕的,就怕的是孤獨。

  我的酒,跟了我二十年了,我要感謝酒,等我把工作做完以后我就不喝酒了。

  解說:

  2005年10月19日,在萬國郵政聯盟總部的會議上,131年的慣例被中國人打破,王順友成為自1874年萬國郵聯成立以來第一個被邀請的最基層、最普通的郵遞員。王順友送信20年,平均每年有330天在路上,共行走26萬公里,相當于21個紅軍長征的距離。20年間,王順友從未丟失過一個郵件,投遞準確率百分之百。

  王順友:

  只有你陪伴我。

  主持人:

  在市場經濟環境下,除了我們把自己的事情去做好的同時,如果要有很多的郵遞員都跟王順友這樣,我估計信會少丟很多很多。在市場環境下,也有很多人說憑什么讓我們郵遞員一個月掙兩千來塊錢,在北京這樣的大城市像王順友這么干,王順友那是傻。對,他還真有他的某種傻勁兒,當初就有人說,你把信丟到山谷里可以少走很多很多路,少吃很多很多苦,王順友急了,哪能那么做呢?丟了又不賠償,我們聽聽專家怎么說?

  焦錚(國家郵政局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世界各國目前采取的辦法都是對平常信件沒有賠償,因為平常信件是為最基本的老百姓傳遞的信件,而且全程是沒有記錄的,作為企業本身來講,丟失與沒有丟失不好掌控。第二個來講,平常信件丟失與否舉證很困難,我寄了一封信,我沒有收到,那我里面有種種的原因,因此按照慣例不予賠償的,但是并不意味著丟了就是丟了,怎么辦?在國外來講首先是提高行業人員的素質,我們過去也提過時限如生命,家書抵萬金,類似這樣的企業理念,通過這種方式可以保證平信的正常傳遞。

  主持人:

  法律上不管,當然只能靠道德了,但是道德這件事不能只靠嘴上說,而是應該郵政管理部門以及相關公司在自己的管理制度上以及監督上真正有效運行,讓人們可以而且必須要有道德,這樣我們才可以放心,平信才不會這么快從我們生活中消失。

  《河南商報》王攀說,“舉證難只是借口,真正的原因在于服務質量”。

  “十年砍柴”說,“顧客將平信交給了郵政部門,豈可因平信重要性下降而自降責任性?”

  最后再看一個調查,你認為現在“平信”是否還有存在的必要?有61.2%的人說有要滿足特殊地區和人群的需要。有很多人現在還不能發郵件,而且收到信都會感到非常幸福。

  (央視《新聞1+1》)

[ 點擊數:] [打印本網頁] [關閉本窗口]
相關內容
  • 中郵弘發為加拿大龐巴迪公司提供期刊發行郵寄服務 2011-12-07
  • 國內平信郵寄丟失率達33% 監管存空白郵局無責 2012-04-26
  •  
     
     

    版權所有:中郵弘發(北京)貿易有限公司 未經公司同意,不得私自轉載或復制,違者必究。   蜀ICP備13012806號-5

    網站管理
    象棋巫师